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wl598的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朱清时 廉颇老矣  

2011-06-08 01:20:35|  分类: 杂说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试问朱校长,你想把学生引向何处?

偶然上网看到,朱清时校长为了自己所谓的教育改革,反对南大学生参加高考。我认为:一个受党培养多年的科学家,一个虔诚的佛教徒,说出这样为了私利,不惜牺牲他人未来与前途的话,实在是可悲、可叹。

朱校长,大学自主招生,自发文凭,你在当今社会,不是第一人,中国大多数私立大学,在上个世纪,早就自主招生,自发文凭了,西京大学就是很好佐证。如果你想搞教育改革,在当前的教育环境下。我建议你,不应该在高考之前,录取哪些可以通过高考,获得国家认可文凭的学生,应该在待学生参加高考、等学生落榜以后,或在没有参加高考的学生中录取生源。如果你能够把这些学生,通过南大培养,成为能够得到社会认可的佼佼学者,我想这样,既不影响这些学生以后因文凭,无法找到理想工作。还有可能因超过原低级学历(高中或中专),而得到更高职位而骄傲,做到这样,才是真正的利己、利他,才是真正的有利教改。

朱校长,你不应该将你的所谓改革,建立在学生未来发展的赌注上,更不应该将参不参加考试,“让学生自己选择。”这样的话。你想过没有?在当今世界上,大多数国家的学历文凭,都需要得到相关部门的认可,才能够得到社会的认同,而且,国家与国家之间,国家与地区之间,地区与地区之间的文凭,也需要相关部门的互认,否则仍然无法得到当地社会的认同。比如:大陆与台湾、大陆与香港,香港与台湾,中国与美国,中国与日本等等。

朱校长,你应该明白教育部新闻发言人续梅所言:“教育部支持南科大的教改探索,但任何改革首先要坚持依法办学,要遵循国家基本的教育制度。” 要知道依法办学,才是最重要的。

朱校长,我想你知道:

目前中国企业有:央企、国企、私企、股份制企业等等。

目前中国大学有:公办、民办、股份制大学等等。

在央企、国企、公立大学中,去行政化,不应该是央企、国企、公办大学的老总或校长思考的问题,如果老总或校长思考这个问题,就有越俎代庖之嫌,即便作为老总或校长有这种想法,也只有建议权,没有抉择权,更不能采用转嫁矛盾,让学生自行选择不参加高考,闹得全国、全世界沸沸扬扬,出现这近似于“逼宫”的现象。

朱校长,你作为一个受党培养多年的科学家,一个虔诚的佛教徒,你这样做,对得起党和国家对你的培养吗?对得起释迦牟尼佛创立的佛教教义吗?

朱校长,你想过这样一个问题没有?

当一个人,没有真才实学,又没有学历文凭这一寻找理想工作的“敲门砖”,以后步入社会,无法找到理想的工作,乃情有可原,自己也无理由抱怨社会。

但,当一个人,具有真才实学,又有学历文凭,具备寻找理想工作的“敲门砖”,以后步入社会,因为所得之文凭,无法得到相关部门与社会认可,无法找到理想的工作,这种怀才不遇之人,因为文凭受阻,会作出什么过激之事,谁也无法预知,而作为一个教育家,宣传做这种“无用功”的读书方式,明知不可为而为之,应该吗?

朱校长,时至今日,到你退休、安全着陆之后,你才说出去行政化,自主招生这些话,不觉得有点利己不利人吗?

为什么你不在中科大期间,去行政化呢?

为什么你不在任中科大校长期间,将中科大,教改成自主招生、自发文凭呢?(请千万不要把当年中科大的特长生作为教改哈)

你知道前几年,就是因为各大学的行政级别的调整变化,导致很多学校合并的现象嘛?

朱校长,作为院士的你,为什么不提废除出院士的行政级别待遇呢?这是否有点……

民主集中制,下级服从上级,这是一个国家,一个企业,各级管理者应该遵守的基本准则,虽然去行政化,自主招生是你个人的美好愿望,但你将为你的愿望实现,建立于你校在改革成功之前,所招学生的前途未卜基础上,对吗?你的改革建议,表面上是个人行为,理论上应该由你个人承担,但实际上,为此付出代价的不是你,而可能是你招收的学生。如果你的学生,为此付出代价,作为信佛的你,功德何在?

你在回答京华时报记者提问,回答时说到:“对我来讲,我这么大年纪,家也在合肥,家庭成员都希望我尽快回去,如果没有实质意义的改革,办一个普通学校,完全可以找比我年轻,年富力强的人,我就没有在这里做的意义了。”

从以上话中,可以看出,朱校长,如果改革没有成功,你就准备辞职,真是“未思进,先思退。”你想过哪些通过看你写自主招生公开信,仰慕你的名气,放弃参加高考,放弃获得国家认可文凭的学生感受没有?如果你辞职,你对得起他们吗?

你在回答京华时报记者提问,针对现行公办大学情况,回答时说到:“比如我们要招人,要给人力资源局打报告;要买东西了,要给财务部门打报告;要建实验室了,要给发改委打报告……这是不胜其烦的。” 所以,你认为必须改革。我认为:解决你说的这些问题方法很简单,就是学校改公办为民办就行了,何须你说的那么多麻烦。

你还在回答京华时报记者提问去行政化时,举例:

“钱学森曾指出他的老师有错误,两人争得面红耳赤。第二天早晨,老师来到钱学森门口对他说:昨天你对了,我错了——这就是去行政化。”

朱校长,在现今社会里,老师向学生认错的示例,应该是有吧!若去行政化,就这么简单,我想,你不必四处呐喊吧!你用此例解释去行政化,再加上你曾经在某会上曾经说过:“科学家千辛万苦爬到山顶时,佛学大师已经在此等候多时了!”这一论点。

你不觉得你是在寻找和阐释违背常理的论证和论点吗?是在“返老还童”吗?你不觉得你是在走“廉颇老矣,尚能饭否”之路吗?

朱校长,本人言论或许有点过激,但并无恶意,得罪之处,敬请谅解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弘易上人(卧龙居士)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9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